欢迎您登陆全民健康网!

全民健康网

百科
热门推荐
您的位置: 首页 >> 百科 >> 生活 >> 情感 >> 同居


同居

  同居cohabitation /bed and board是指两个人出于某种目的而暂时居住在一起,现一般用于异性之间!同居跟结婚不一样,结婚是获得了法律的承认的,是不可以随便解除关系而必须要通过一定的法律程序;而同居是不被法律承认的一种行为,可以随时出于当时人的意愿而终止关系。
  同居总体来说不好的现象,因为对同居各方都没有任何保障。
  附:词语释义
  1.同住一处或共同居住。《易·睽》:“二女同居,其志不同行。”《南史·孝义传上·陈玄子》:“ 义兴 陈玄子 四世同居,一百七口。” 唐 李白 《长干行》之一:“同居 长干里 ,两小无嫌猜。” 阿英 《灰色之家》八:“﹝政治犯﹞每调动到另一个房间里,就拚命的向同居的人宣传。”
  2.指同住的人。《宋史·真宗纪三》:“有司请违法贩茶者许同居首告,帝谓以利败俗非国体,不许。”
  3.犹共处。《吕氏春秋·应同》:“勤者同居则薄矣。” 高诱 注:“同居於世。” 唐 张籍 《征妇怨》诗:“妇人依倚子与夫,同居贫贱心亦舒。” 清 李渔 《闲情偶寄·声容·修容》:“至於非但不相类,不相似,而且相反之物,则断断勿使同居,同居必为难矣。”
  4.指夫妻共同生活。《警世通言·范鳅儿双镜重圆》:“ 吕公 将回文打发女壻起身,即令女儿相随,到 广州 任所同居。” 茅盾 《烟云》十四:“他和夫人的同居生活虽非古圣贤那么文雅,可绝不象‘姓 朱 的’信上描绘得那么不堪。” 曹禺 《北京人》第三幕:“我们幼年结婚,意见不合,实难继续同居。”
  5.指男女未经结婚而共同生活。 老舍 《四世同堂》二十:“﹝他们俩﹞男的是个小军阀,女的是暂时与他同居的妓女。” 巴金 《寒夜》四:“他们中间只有同居关系,他们不曾正式结过婚。” 欧阳山 《柳暗花明》八一:“ 陶华 跟 何娇 两人……租了 天官里 一家人家的后院子,同居起来了。”
  6.古代指未分家之亲属。《汉书·惠帝纪》:“今吏六百石以上父母妻子与同居……家唯给军赋,他无所与。” 颜师古 注:“同居,谓父母妻子之外若兄弟及兄弟之子等,见与同居业者,若今言同籍及同财也。”

婚前同居有多少爱可以不悔


  两个相爱的人住在一起,女人为对方收拾衣物,男人的手臂成为对方的枕头,就算因各种原因未能执子之手,与子偕老,也有着很多难以忘怀的生活片段……
  在最近一个有一万五千余城市男女参加的网络调查中,78.9%的人承认有过婚前同居的经历,其中六成以上的人对那段经历丝毫没有后悔,即使没有结果,大部分人也认为同居生活那一段是非常美好的回忆。同居由未婚同居,到试婚,再到婚前同居,名词的感情色彩越来越平和而简单。如今人们的观念越来越豁达,同居已是再正常不过的事,两个相爱的人住在一起,女人为对方收拾衣物,男人的手臂成为对方的枕头,就算因各种原因未能执子之手,与子偕老,也有着很多难以忘怀的生活片段……
  最佳同居代言人
  沈舒舒伸了个懒腰,揉了揉眼睛,办公室里的暖风刚刚好,吹得她有些昏昏欲睡,其实从她和蒋天住在一起的那天开始,她就一直是这种慵懒的状态,每天都跟睡不醒似的。甚至连开例会的时候也是一样,部门主管在说着马上要启动的项目,她的脑袋里还是昨天晚上和蒋天缠在浴缸里的画面。
  那是在浴室里,蒋天破天荒地把沈舒舒珍藏了好久的泡泡浴露都准备好了,蜡烛在浴缸的一角上,忽悠悠地闪着微弱的光。这边,沈舒舒都快被这气氛弄迷糊了,四肢瘫软地泡在蜂蜜泡泡里,而坐在浴缸旁观赏着的蒋天却是一副意犹未尽的样子,仿佛他是在看着公主沐浴图一般。
  “小美女邀你一起洗鸳鸯浴怎么样啊?”沈舒舒迷蒙着双眼问起。
  “是不是有些小啊?”蒋天有些犹豫着问。
  “嗯,我觉得也有点,当初买这房子想的就是我一人生活,估计咱俩要是结婚,别的不说,亲爱的,就这浴缸我一定得给你换个大的。”话到一半,蒋天就进了那一人量的浴缸,水哗一下就溢出来了。
  “水漫金山啦!”沈舒舒大喊道,可同时她却被冲进浴缸的蒋天压在身下了,水在反复的挤压下,呈现出波浪一般景象,整个洗手间里也被水漫了,地砖上的水静静地看着浴缸里疯狂的两个人。
  终于从浴缸性爱里摆脱了,却又收到了蒋天的短讯:只想跟你就这样住在一起。沈舒舒摇了摇头,继续冗长的例会。偷偷地发了一条信息:同居真的挺美好的。
  临近下班,同事们约着去K歌,只有沈舒舒一个人情绪低低的样子。她是真的想回到蒋天的家,即便是看碟,也比出去唱歌有意思。同事Kate发现了沈舒舒的异样,就打趣道:“呦呦,这才刚住到一起,还没结婚呢,就把自己假想成了人家媳妇儿了。”
  “你懂什么……我真的是不喜欢唱歌啦!”
  “一个标准麦霸,愣说自己不喜欢唱歌,谁信啊!拜托不想参加集体活动就言语,大家也没人为难你。”一干人收拾东西准备奔赴钱柜,沈舒舒虽然有些不情愿,可也是跟他们一道出了门。
  在出租车上给蒋天打电话,他说,正好晚上也有应酬可以晚些去接她。沈舒舒这才有些兴致的样儿。同事们都在聊着最近好玩的事,沈舒舒就在剖析自己,究竟是什么使她变成了现在的样子,一下班就急着走人,还买了一大堆烹饪的书籍,准备恶补厨艺。看来她是真的想有个家了。
  但是每每回到那儿,上演的却是另一副香艳的场景,只要是和蒋天在一起,俩人就只有身体探索节目。蒋天总是会说,他们不过是在磨合而已,为了以后的路走得更远。终于,蒋天来电话了,他的应酬已经结束,已经在钱柜的门口等她了。看看周围同事,都喝得差不多了,此时不溜还等什么……
  刚进洗手间,Kate就挤进来:“你最近脸色越发红润啊!都说好女人养男人,看来好男人也是养女人的。同居就是比单过好啊!”
  “得了,得了,我懒得跟你废话,如果一会儿老总问起我来,就说你不知道啊!”沈舒舒最后整了一下头发,准备颠了。
  “知道,知道。赶紧走吧,别让人等太久。你简直就是个‘同居最佳代言人’嘛!”话音未落,沈舒舒已经奔出洗手间,径直朝楼下走去。蒋天等在车里,精神抖擞的模样。
  “去打会儿台球吧,现在回家太早啦!”
  “嗯,也成。我今天唱了……那谁唱的也太差了。我们还吃了……”去台球厅的一路上,蒋天的耳朵里就一直是K歌现场全记录。甚至打球的时候,沈舒舒还不经意地哼着歌。
  “宝贝儿,以后咱家最好放个台球案子,这样咱们就能随时在家里玩了。”蒋天说道,其实在他头脑中浮现的是他和沈舒舒俩人在绿色台呢上纠缠的景象,而此时沈舒舒的眼光正瞄到台球厅里挂着的一幅画,上面是个半裸着的女人在打着台球。
  “我觉得挺成的……”后面的话,俩人都没说出来,可早就心知肚明了。很多人把未婚同居当成是婚前的磨合,而在蒋天和沈舒舒看来,同居不过是一个超长的蜜月而已,漫长的好日子都在等着他们。

相关文章
  • 1
  • 合作媒体
  •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