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您登陆全民健康网!

全民健康网

百科
热门推荐
您的位置: 首页 >> 百科 >> 生活 >> 饮食 >> 库洪

库洪


  古称甜瓜、甘瓜、又叫哈密瓜,维吾尔语称“库洪”.我国只有新疆和甘肃敦煌一带出产哈密瓜.1959年考古工作者在吐鲁番的阿斯塔那古基群发掘的晋暮中,出土有半个干缩的哈密瓜,在另一座唐墓中又出土两块哈密瓜皮。这说明早在1000多年以前,新疆已有哈密瓜的种植。从古籍中可以看到不少有关新疆哈密瓜的记述和赞美。元初《长春真人西游记》称:“甘瓜如枕许,其香味盖中国未有也。”清乾隆年间纪晓岚在《阅微草堂笔记》中称:“西域之果,蒲桃莫盛于土鲁番,瓜莫盛于哈密”,“瓜则充贡品者,真出哈密。”清萧雄有诗咏新疆甜瓜云:“更有甘芳黄玉软,橐驼筐篚贡天家。”这些诗文说明哈密瓜久负盛名,并且被列为贡奉皇帝的珍品。清初张寅之在其所著《西征纪略》中更是绘声绘色地描写了他在河西走廊目睹当时专给皇帝运送哈密瓜的一番情景:“路逢驿骑,进哈密瓜,百千为群。人执小兜,上罩黄袱,每人携一瓜,瞥目而过,疾如飞鸟。”如此派头,足与唐时从南方给唐玄宗、杨贵妃万里飞马贡荔枝的盛况相媲美了。

  哈密瓜一名之由来,亦传闻与进贡有关。早在清康熙年间,鄯善王每年进贡哈密王的贡品一直是鄯善东湖甜瓜,由于东湖产的甜瓜香甜甘淳,风味十分独特,人见人夸,时间长了,人们便称鄯善东湖瓜为瓜中之王。鄯善王就把这一贡品送给哈密王。哈密王一见这瓜如此特别,就派使者把瓜送到康熙皇帝宫廷内。康熙皇帝在品尝这种甜瓜时,询问此瓜叫何名,内侍只知为哈密郡王所献,就回奏是哈密瓜。从此,哈密瓜之名不胫而走。这个传说不一定真实,但哈密瓜之名始于康熙年间,则是有籍可据的。清《新疆回部志》云:“自康熙初,哈密投诚,此瓜始入贡,谓之哈密瓜。”还有一种说法是新疆甜瓜运入内地多由哈密启运,所以人们习惯称其为哈密瓜。

传说


      很早很早以前,鄯善是一片一展千里的平原,土壤肥沃,水源充裕,草儿茂盛,空气清爽,东西绵延着一条数百公里长的大山,漫山遍坡森林密布,各族人民便生活在这片美丽的土地上。

      一天,命运之神使首领的妻子怀了孕。首领心中分外高兴,他把民众们召集在一起,杀牛宰羊,吃啊唱啊,大家快快活活地玩了三天。从此,首领日也盼,夜也盼,等着婴儿的问世。

      一天天过去了,一月月过去了,妻子给首领生了个儿子。说也奇怪,婴儿呱呱坠地后,便把胸脯紧紧贴在地上,伸展开两只胳膊拥抱住地,抬头转颈,眼睛四顾。父亲见状,又惊讶,又高兴,认为他是个灵儿,对儿子充满了希望。他举起双手向真主虔诚祈祷,祝愿儿子长命百岁,前程无量,并给儿子取名库其洪。父亲给儿子起这个名字的意思,是希望儿子长大成人后,永远紧紧拥抱和保卫前辈们生息繁衍的这片神圣的土地。

      大家听说首领的妻子生了个灵儿,都来祝贺,祝首领福星高照,祝幼儿前程似锦。首领也为儿子库其洪举办了盛大的“灵儿问世”喜庆活动。日子一天天过去,库其洪到了上学的年龄。父亲见儿子长得聪明伶俐,端庄英俊,便请来老师在家中对他进行专门的教育和训练。在名师的精心培育下,库其洪成为一个知书达理、剽悍英勇的青年。不久,父亲与世长辞,在众人的拥戴下,库其洪继承了父亲的首领位置。

      这个王国虽然畜牧业发达,但是民众却不会耕地种田,所需要的粮食都是用畜产品从很远的地方交换来的。库其洪为人民着想,觉得这样既麻烦,又不方便。于是,一次他带领人民吆着牛羊去遥远的内地换粮食时,在内地住了一段时间,向当地农民学会了犁地种田等一系列农活技术。返回后,他立即组织了一部分人将天山南部的一片平原开垦出来,春天的时候,第一次播种上了粮食种子。接着除草,浇水,辛勤管理,庄稼穗儿大,粒儿饱,夏季收获了很多粮食,做到了自给有余。大家看见第一年种的粮食就获得了大丰收,非常高兴。第二年,又有许多人来平原上垦荒种田,有些人家还从山区搬到平原上居住。不到数年时间,由于搬来的人越来越多,平原上自然形成了一个拥有成百上千户人家的大村庄,成为人们定居的地方。

      首领库其洪日夜为民众的生活着想,经常登门请教智者。一天,他在庄稼地里走着,在地边遇到一种从未见过的禾苗。禾苗枝蔓繁多,匍匐在地上向四周伸开,藤上结着许多鸡蛋般大的绿黄色的东西。库其洪弯下腰摘了一个,用小刀切开放在嘴里尝了尝,味儿像苹果一样,怪好吃的。他把里面的子儿掏出来,包在手帕里带回家。来年春天,库其洪把这些子儿种在地里。禾苗出土后,他松土、除草、施肥、浇水,经过一春一夏的精心管理,秋天结的果实像碗一样大。同野生的相比,果实结得少了,但个儿却大得多了。成熟后,肉脆汁多,格外香甜。库其洪把自己的收获果实分送给乡亲们吃后,大家赞不绝口。

      从此,库其洪总在想如何使果实结得更大、更多、更甜,一天,他独自坐在屋里苦思冥想的时候,突然从门外走进来一位银须长髯的老人。库其洪站起来向老人问好,请老人坐在上首,并用自己亲手种的果实招待了他,老人见库其洪热情好客,非常满意。吃过果实后,老人从子儿里挑选七粒放在库其洪面前,举双手做过祷告后,对库其洪说:

      “这七粒种子能保你的王国繁荣昌盛,人民富裕安宁。一粒属于年迈的长者,一粒属于臻于成熟的中年人,一粒属于知识渊博的饱学之士,一粒属于精神焕发的青年,一粒属于操办政务的官员,一粒属于坚守贞操的美人,一粒属于天真烂漫的儿童。祝你们勤劳勇敢、公正廉洁、团结和睦、友好往来。”说罢走出屋子消失得无影无踪了。

      库其洪把七粒种子精心保存起来,打算来春选择一块土地种上这七粒种子。可是,不幸的是,库其洪突然生病卧床不起,虽经名医治疗,但不见效果。库其洪见自己的病没治了,便请来许多老人,把那位银须老人的祝愿告诉了他们。果然,还没等春天到来,库其洪便去世了。

      首领库其洪去世很长一段时间里,人们不知道这果实叫什么名字,纷纷议论着要给这果实起个名儿。大家聚集在一起商议了三天,也没有想出一个好名儿来。第四天,一位老人站起来说:“乡亲们,从前咱们这儿没有这种果实,这果实是咱们的首领库其洪亲手培育出来的。常言说:吃果不忘种果人。咱们就给这果实取名‘库其洪’,使他的名字世代流传,作为永久的纪念。”

      从此,人们便称这种果实为“库其洪”。天长日久,人们为了顺口索性叫它“库洪”。

      库其洪去世以后,老人们遵照他的遗言,把银须老人选的七粒子儿种在地上。结果,七窝蔓儿上结出了七种不同形状和皮色的库洪,有的早熟,有的中熟,有的晚熟。一种是早熟的黄蛋子瓜,把它送给儿童们吃;一种是皮儿油亮平滑的瓜,把它送给有学问的智者们吃;一种是皮色青翠的酥香瓜,把它送给青年吃;一种是外皮青色的硬皮瓜,把它送给中年人吃;一种是瓜瓤粉红、肉脆多汁的瓜,把它送美人吃;一种是表面布满网纹、质细多汁的软肉瓜,把它送给老人吃;一种是蛇皮瓜,把它送给官员们吃。这些库洪有的像碗大,有的像枕头大,最大的一个人还抱不起,真是一个赛过一个,芳香扑鼻,味甘如蜜。

 

相关文章
  • 1
  • 合作媒体
  •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