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您登陆全民健康网!

全民健康网

百科
热门推荐
您的位置: 首页 >> 百科 >> 生活 >> 情感 >> 无性婚姻


无性婚姻

  社会学家说,夫妻间如果没有生理疾病或意外,却长达一个月以上没有默契的性生活,就是无性婚姻。如果以这个标准衡量,据说中国有三分之一婚姻归于无性婚姻。性爱本来是婚姻中最重要也最精彩的内容,但由于种种原因,无性婚姻在我们的生活中大量存在着,这是不容回避的一个事实。虽然维持一个无性的婚姻是没有意义的,但萨特说,存在的就是合理的。无性婚姻的存在,自然也有它存在的合理性吧,没了性还有情,没了情还有义,没了义还有财产,甚至没了财产还剩一张面子,这些似乎都可以成为婚姻无性却不解体的理由
  无性婚姻也指男女双方在承诺不进行性生活的基础上结成夫妇关系。一些人因种种不可抗力造成性功能丧失,一些人心灵受过重大创伤,还有一些人先天无性,此外还有一些人根本对性就不感兴趣或只是希望组成形式上的婚姻……这样一些人群自愿组成婚姻,也叫无性婚姻。

恐惧无性婚姻我当了落跑新娘


  我开始反省我和他的这段感情:我真的能和他就这样过一辈子吗?无性婚姻会不会幸福?没有孩子会不会幸福?这些问题一遍遍不停闪现。
  学跳拉丁舞 遭遇致命邂逅
  我的家庭条件比较好,父母都是生意人,他们也就有了追逐时尚的条件。在他们的影响下,我也比较喜欢时尚的东西,尤其喜欢打扮,但我的成绩不好,也不爱学习,高中只读完一年级,我就上班去了。我喜欢不太受约束的生活。
  2003年底,我先是到了一家女性饰品店卖发夹,一个月后,凭着我的努力,再加之前任店长的离去,我当上店长。但是,我意识到不可能一辈子都当个店长,必须要学会一门技能,以后才能在社会立足。于是,我决定回到学校,但不是念数理化,而是学我喜欢的美容化妆
  我看上了一所学制两年的学校,但是学费太贵,一万多元一年,加上生活费和学习所必须购买的化妆品,两年要花8万。父母也觉得贵。最关键的理由是,他们一点不支持我学这个,他们想我学的是怎么做生意。但在我一番软磨硬泡后,他们总算点头同意,但我们的关系因此闹得很僵。
  2004年5月份,我进校的时候,1米55的我体重达到128斤,是个名副其实的“小胖妹”。为了减肥,我参加拉丁舞班。开班第一天,我先是站在旁边看,当时,训练场上有个1.8米高的帅哥,让我心头一颤。趁他喝水的间隙,我不晓得哪来的勇气,请他教我跳,我发现,我只有他胸口高,但是,身高不是距离。他教我跳舞的时候,还有点腼腆,而我的心思也完全不在跳舞上。当时我就认定,自己以后一定要做他的女朋友。
  后来,我们的接触渐渐多起来。他是附近一所大学的大专生,比我大四岁,不抽烟,不喝酒,不赌博。在他7岁时,父母离了婚,他一直跟着奶奶过。但即便在这样的环境下,他并没学坏,我觉得这是很难得的。随着交往的时间越长,我越发坚定了要永远和他在一起的决心。
  不久后,他带我去见了他母亲。我第一眼就感到,他母亲嫌我矮,不喜欢我。而且,她觉得我打扮得太时尚,她认为这样的女孩一般都不可靠。因此,她要我们分手。
  显然,他母亲的话对他影响很大。回到学校后,我感到他对我明显没有以前那么热情了。但我是个很任性的人,她妈越不想让我们好,我就越是要她儿子喜欢我,我的这种心态也很固执。幸运的是,一段时间后,我俩就和好如初了。
  两年后,他继续攻读本科,而我毕业了,在解放碑一家公司找到了一份工作。那个时候,我已经确定和他在一起,在大坪的出租房里,我们同居了。当时我只有19岁,作为一个女孩子,二人世界有欣喜、甜蜜,同时也夹杂着一些对未来的愁绪。
  无性婚姻 让我有点犹豫
  涉世之初,我的工作首先给我来了个下马威。公司一个客户是一家美容店老板,他有次问了我一个很简单的问题,因为我的回答显得漫不经心,他便向我老总投诉了我。
  老总严肃地要我回去反省。我哭得很伤心,觉得自己受了委屈。
  第二天,我心一横,没再去上班。我决定到北京去深造三个月,那里有国内顶级的化妆培训学校。三个月,光学费就是8000元,没有1万多根本去不了。我不能向家里要,不然肯定要翻脸。
  有天,他给了我一张卡,说上面有7000块钱,要我先用着,钱不够,不急,慢慢筹。我知道他的经济状况,不可能一下有那么多钱,我怕他出了什么事,质问他怎么回事,他说是他家里给的。
  我总觉得不对劲,非要找到答案不可,问了很多次,他终于才说了实话。一个月前,他读本科后,他父亲给他买了一台8000元的笔记本电脑。他见我成天为筹不到钱而郁闷,便毅然将笔记本电脑卖了,卖成7000元钱。
  当时我的眼泪一下流了出来,真就像决堤的江河那样肆意泛滥,挡都挡不住。这个男孩子,值得我一辈子对他好。
  我是一个比较保守的女子,虽然同居了,但我们什么也没有发生,只觉得“那事”是婚姻后的事情。当天晚上,我冲动了。但是,他“那方面”有问题,接下来几天都是这样,他很单纯,也不知道自己竟会是这样。
  我陪他去看病,医生说他患有严重的前列腺炎,难以治好。他很自卑,觉得对不起我,要我离开他。当时我并不看重这个,我想的是,今后不要小孩也行,只要我们能够一辈子都好。
  开学的日子很快到来,这事也就暂时搁在一边,我到了北京,带着一个人对自己的爱与哀愁。在北京,一个亲戚借给了我7000元钱,让我得以完成人生中那艰难、异常节俭的三个月。在北京,我想了很多,但我已经习惯了对他的那份依赖。
  去年初,我从北京回来不久,陪他去了市内一家大医院作检查。医生也说病情很严重,医好的可能性比较小。我想,事已至此,就这样过一辈子也挺好。
  因为在北京的深造,我很快在解放碑找到了工作,比以前的那家更上档次。因此,我接触的人与以前也有了相当的差别。这时,我才意识到,实际上,我是一个喜欢小孩的人。我开始反省我和他的这段感情:我真的能和他就这样过一辈子吗?无性婚姻会不会幸福?没有孩子会不会幸福?这些问题一遍遍不停闪现。
  结婚前夜 我当了逃兵
  过了一个多月,一天,在两路口一家火锅店,我见了他的父母。他母亲对我还是以前那种态度。她当众对她儿子说:“你要是和她结婚,我们马上断绝母子关系!”一家人闹得不欢而散。
  晚上,他下课回来,我对他说:“我们结婚吧。”我相信,这其中,一半是源于真心,一半也是因为和他妈妈赌气。他同意了。
  去年8月份,我把结婚的事给家里说了,父母没意见,他们历来都比较尊重我的意见。母亲选了一个日子,定在今年1月1日元旦节办酒席,春节后再去扯结婚证。去年国庆节前夕,我就没去上班了,为婚事做着准备工作。而且,我一想着结婚,也早已激动得没有心思去上班了。
  去年11月底,我在网上看到一段话:“感情就像紧握的一把沙子,越想用力握紧,流失得越快。感情不如放手一搏,用平常心去看待,也许你会拥有更多。”这句话给我的第一反应是,我自己是不是太冲动、太不理智了?
  我把这将近四年的感情,在脑海中像放电影一样过了一遍。想着想着,我情不自禁地冒出一句话:“没有性的婚姻不幸福……”这种想法让我感到震惊。事实上,我很喜欢孩子,孩子会让我的心灵充满怜爱,但如果我俩结婚,我肯定不能拥有孩子,不能实现当母亲的愿望。
  反复挣扎后,2007年12月29日,我做了决定:不与他结婚了!
  那天,不太会做饭的我专门下厨为他捣弄出一桌晚餐。事实上,我切的土豆片太厚,番茄炒蛋给炒糊了,肉也炒得太老了,而他仍然吃得有滋有味。但他那份满足不已的吃相,让我对自己的决定犹豫不已。有一刻,我差点改变了主意。但我又想,其他人也许更适合这个家庭主妇的位置。决心一旦作出,那一晚便似乎比十年还要漫长。但我不动声色,没露出一点破绽。
  2007年12月30日,婚礼前的第二天,是我一生永远忘不了的日子。我哭泣着离开了他,成了一名逃跑掉的新娘。本来,2008年1月1日,是我穿上洁白婚纱的日子。但此时此刻,当我面对这段恍如隔世的爱情的时候,我成了他心中的阴影。但愿,他忘掉我……
  前天,见到静子的时候,她那副弱不禁风的身板,给人一种楚楚可怜的感觉。她将大衣裹得很紧,好像生怕透露出她埋藏在心底的秘密。
  20多天前,在婚礼举办前两天,她悄悄但坚决地离开了即将成为她丈夫的人。
  离开的原因只有一个,那是一个难以启齿的秘密,因为他的“那方面”有问题,医生说很难治愈,这意味着她的婚姻将属于无性婚姻。
  经过一番痛到极点的挣扎,静子最后选择了安静地走开。她说她为了不想今后自己后悔。
  记者手记
  静子让我想起好莱坞大嘴美女茱莉亚•罗伯茨,她曾演过一部《逃跑新娘》的喜剧电影。大幕拉开,穿着新娘礼服的茱莉亚•罗伯茨骑着一匹白马,穿过阳光普照的森林,但她正准备第三次逃婚。
  静子,则是在婚礼前两天,带着几件换洗衣服,离开了那间不无遗憾的爱的小屋,成就了现实版的《逃跑新娘》,这又会耗尽准新郎多少的相思。两个女人对爱着她们的男人的伤害不言自明,只是她们逃婚的目的,前者出于对婚姻的恐惧,后者不恐惧婚姻本身,却对无性婚姻充满了恐惧。
  静子的离开,是绝对的深思熟虑之举。婚礼前最后两个月,她没上班,在家名为为婚礼作必要的准备,实则为是否坚持这段无性婚姻作长考。
  以动物学的观点来看,人类本质上就是为繁衍生息、传宗接代而组建家庭,没有子孙为自己留下基因,多少会有些遗憾和悲凉。至于男女之间的欢爱,相比之下,太过肤浅,并非人的本义,但确又不可或缺。
  试想,普天之下,又有几个人能真正经历一场柏拉图式的爱情?
  因此,这道人生难题横在静子和男友之间,必须作出选择。不然,几十年如一日,面对一张冰冷的床,日子如左手牵右手一样,平淡如水。到时除了离婚或者背叛,或许真的别无选择,因为这已经不关乎爱和不爱,或者自私那么简单。
  静子终究作出这样的选择,并不代表她不爱他了,也许有人不赞成。但不管怎样,选择本身就是见仁见智的事情。
  这样的事始终是一枚定时炸弹,与其长久安放在上空,不如早点炸响,让选择提前到来,要么两个人从此了断,要么不计前嫌。至于事态最终会怎样,只有静子自己知道。
  四年,这个并不属于静子一个人的四年,以她的选择为开始,以她的选择为结束。我希望她真的考虑好了,不要管对错,只要不后悔,就足够了。四年,不过是无尽的路上短暂的一天

相关文章
  • 1
  • 合作媒体
  • 友情链接